带有“龙”字的成语-人山人海网|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百炼成钢 > 正文内容

【文艺报】毛泽东与《文艺报·再批判》

来源:人山人海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毛泽东与《文艺报·再批判》」共有 6418 个字,其中有 5238 个汉字,7 个英文,131 个数字,1042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1958年1月28日出版的第二期《文艺报》上,发表了《再批判》专辑。“再批判”是对“《野百合花》、《三八节有感》、《在医院中》及其他文章的再批判”。这一期的《文艺报》态度强硬,语调轻蔑,极尽讥讽挖苦之能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来头的。《再批判》发表,是一场大地震,中外文坛为之震惊。
挖出“反党小集团”,丁玲被放逐边陲
1955年下半年,中国作协党组召开扩大会议揭批丁玲,年底,将丁玲、陈企霞定为反党小集团。丁、陈二人一直不服,屡次上书申诉冤情。
我1956年10月到中国作协《文艺报》工作时,丁玲正为“反党小集团”一案上书中央,中国作协负责甄审,疑为冤案,丁、陈问题有所松动。作家协会召开肃反审干总结大会,刘白羽刚刚讲完,陈企霞跟着跳上讲台,疾言厉色地大吼:“一定要说有多少收获的话,那么,一座宫殿烧毁之后,还能收获一堆木炭吧!”有人跳上讲台驳斥陈企霞,陈企霞又吼了一嗓子:“补充一句:还是一小堆木炭!”年底,作协党组给每个支部下达任务,《文艺报》党支部遂委派杨志一带着我,到颐和园云松巢看望丁玲,更何况丁玲做过《文艺报》的主编。
丁玲平卧在躺椅上养神,听说《文艺报》来人了,不屑一顾,扭过头去,一言不发,问她什么,她不吭声,傲气十足,我大为惊诧,戳在一边发愣。
1957年6月6日中国作协党组召开扩大会议讨论丁、陈一案,周扬在会上向丁、陈等人表示歉意。进入7月,突然,一声炸雷,反右斗争在全国打响,作协党组再次召开扩大会,重批“丁陈反党集团”,同时猛攻冯雪峰,艾青等人也被点名。
作协党组连续召开24次扩大会议,历时三个半月,对“丁陈反党集团”进行揭发和猛批。场面异常激烈,一片打倒声,138人发言,奋起讨逆,齐声发出怒吼:“丁玲站起来!”像是要吃掉丁玲似的。我们一些共青团员也被扩大到会场,觉得天昏地转。开除丁玲时,党员都举手,丁玲自己也把手举了起来。她哭了,哭得非常伤心,身边有陈明,她挺着,没有瘫软。
邓颖超和康克清怎么说情也没用,丁玲被开除党籍,而且戴上右派的帽子。
54岁的丁玲告别多福巷16号,戴罪边陲。丁玲前脚搬出,我们几家后脚迁入,屋里院内,依稀可见丁玲的身影。葡萄的枝叶依然枯萎,葡萄架下保存着痛苦的记忆,记忆折磨着气盛一时的“文小姐”、“武将军”。1936年,她32岁,延安的大窑洞里众星捧月,感喟有加,热情过分,又是宴请又赠诗;43岁时,1951年夏,也是在颐和园的云松巢,大驾屈尊,喜相逢,受宠若惊,手挽着手,热泪欲涌还住……“以革命的姿态写反革命的文章”,香花变毒草。
丁玲再忆当年:“延安枣园里的黄昏,一钩新月,夏夜的风送来枣花的余香,那样的散步,那样的笑语,那样雍容大方,那样温和典雅的仪态,给我留下了最美好的记忆。”20年后,“招待出牢人”的人又亲手将出牢者送入牢狱。
9月,在北邻宝宝癫痫的临床表现文联大楼的首都剧场,举行中共中国作协党组扩大会议,周扬对此次会议作总结报告,实际上对整个文艺界的反右斗争做总结(后经毛泽东修改,正式发表时题为《文艺战线上的一场大辩论》)。《文艺报》以《文艺界对丁陈反党集团的斗争获得很大胜利》为题报导了这一规模罕见的大会。8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文艺界反右派斗争的重大进展》点了冯雪峰的名。
文艺界一大批老中青作家被打倒,《文艺报》报导了文艺家纷纷深入生活改造思想的实际行动,文艺界的反右斗争在一场暴风骤雨之后画上句号。不料,新年伊始,平地一声雷,《文艺报》又吹响“再批判”的号角,反右运动升温,文艺界的空气再度紧张起来。
改定《再批判·按语》,“即送文艺报”
1958年1月中下旬之交,一大张清样工工整整地摊在王府大街64号文联大楼401作协会议室的长桌上,改得密密麻麻。这是1月16日三位总编急送毛泽东后经毛泽东亲手改定的《再批判·按语》,还有他特意批复的一封信,另有一处关于文风问题的几句非常辛辣有趣的话。《文艺报》编辑部的全体人员有幸亲睹这一珍贵的手迹原件。原件发自南方,“即送文艺报”。
我那时年轻幼稚,不谙世情,以为是天降大喜于《文艺报》,兴奋得不得了。
毛泽东给《文艺报》正副总编张光年、侯金镜、陈笑雨的信,笔走龙蛇,雄气逼人,我口诵心记,反反复复,过目成诵,多少年过去,字字句句如在眼前。上写:
即送北京《文艺报》张光年、侯金镜、陈笑雨三同志:看了一点,没有看完,你们就发表吧。按语较沉闷,政治性不足。你们是文学家,文也不足,不足以唤起读(者)注目。近来文风有了改进,就这篇按语来说,则尚未。题目太长,“再批判”三字就够了。请你们斟酌一下。我在南方,你们来件刚才收到,明天就是付印日期,匆匆送上。
我记得信尾的落款,是这样六个字:“祝成功!毛泽东”,后头是日期:“一九五八年一月十九日”。
在校样的另一侧,他又补充写道:
用字太硬,用语太直,形容词太凶,效果反而不大,甚至使人不愿意看下去。宜加注意。
批评是尖锐的,锋芒毕露,但使人乐于接受,毛泽东的文风着实精美,风采迷人。我们当时真幼稚得可以,竟把注意力集中到文风问题上来,对毛泽东的文字和书法赞不绝口,“你们是文学家,文也不足”,便下决心改变《文艺报》的文风。渐渐地,才觉得文风的背后是政治,“按语较沉闷,政治性不足”,这才是这封信锋芒之所在。所谓“政治性不足”,就是对反革命的丁玲、艾青等作家打击不力,笔法单调,他不满意;但毕竟是一场大胜仗,居高临下,不无得意之色。
“编者按”的原稿指出,“再批判”的对象是王实味、丁玲、萧军、罗烽、艾青等发表在《解放日报》副刊上的文章,还有别的几篇。主持这个副刊的是丁玲、陈企霞,他们多是党员。但是,经过毛泽东改写和加写之后,帽子很大,问题更加严重,文字犀利,语言生动,颐指气使,极尽讥讽挖苦之能事,有些话语如“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毒草成了肥料”等,成为此后整治“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制胜的法宝。 现将《再批判》的全文照录如下,文中插入的文字系毛泽东改写和加写的部分,用黑体字标出以示区别:
再批判甚么呢?王实味的《野百合花》,丁玲的《三八节有感》,萧军的《论同志之“爱”与“耐”》,罗烽的《还是杂文的时代》,艾青的《了解作家,尊重作家》,还有别的几篇。上举各篇都发表在延安《解放日报》的文艺副刊上。主持这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治的最好个副刊的,是丁玲、陈企霞。丁玲的小说《在医院中时》,是1941年发表在延安文艺刊物《谷雨》上的,次年改题为《在医院中》,在重庆的《文艺阵地》上重新发表。
王实味、丁玲、萧军的文章,当时曾被国民党特务机关当做反共宣传的材料,在白区大量印发。萧军、罗烽等人,当时和丁玲、陈企霞勾结在一起,从事反党活动。丁玲、陈企霞等人在此后的若干年中进行了一系列的反党活动,成为屡教不改的反党分子。
丁玲、陈企霞、罗烽、艾青是党员。丁玲在南京写过自首书,向蒋介石出卖了无产阶级和共产党。她隐瞒起来,骗得了党的信任,她当了延安《解放日报》文艺副刊的主编,陈企霞是她的助手。罗烽、艾青在敌人监狱里也有过自首行为。
这些文章是反党反人民的。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处于艰苦的时期,国民党又起劲地反共反人民。丁玲、王实味等人的文章,帮助了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派。
上述文章在延安发表以后,立即引起普遍的义愤。延安的文化界和文艺界,针对这些反党言论展开了严正的批判。15年前的那一场斗争,当时在延安的人想必是记忆犹新的。去年下半年,文艺界展开了对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的斗争和批判。许多同志在文章和发言里,重新提起了他们15年前发表出来的这一批毒草。
1957年,《人民日报》重新发表了丁玲的《三八节有感》。其它文章没有重载。“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许多人想重读这一批“奇文”。我们把这些东西搜集起来全部重读一遍,果然有些奇处,奇就奇在以革命者的姿态写反革命的文章。鼻子灵的一眼就能识破,其它的人往往受骗。外国知道丁玲、艾青名字的人也许想要了解这件事的究竟。因此我们重新全部发表了这一批文章。
谢谢丁玲、王实味等人的劳作,毒草成了肥料。他们成了我国广大人民的教员。他们确能教育人民懂得我们的敌人是如何工作的。鼻子塞了的开通起来,天真烂漫、世事不知的青年人或老年人迅速知道了许多世事。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这些文章对于我们有些甚么教育作用,毒草何以变成肥料,我们发表了林默涵、王子野、张光年、马铁丁、严文井、冯至同志的六篇文章,而把每一个批判对象的原文附在批判文章的后面。当然,这个批判还是不够的。我们希望文艺界利用这个材料,在各地的文艺刊物上发表深刻的批判文章,给读者以更多的帮助。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张贴有三位总编送上的《再批判·按语》的清样,纸质很一般,但很大,有点发黄。全篇文字勾勾画画,补写的文字几乎充斥所有空白的地方,密密麻麻,面目全非。毛泽东给《文艺报》正副总编的信就写在改样的边旁。整个文字一概是用粗软的铅笔书写。左下方,是麻钱大的一个烧焦了的窟窿眼,恐系边写信、边吸烟掉下的灰烬所致。
丁玲、陈企霞早在反右之前就被打成“反党集团”,反右时期被批得灵魂出窍,“再批判”又特别降罪为“我们的敌人”,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
正是《再批判》对“反革命”、“敌人”的宣判,断送了一代革命老作家,将反右斗争进一步扩大化,上接反胡风运动,并为此后的文字狱找到无限上纲的借口,横扫革命老作家之后不到十年功夫,又横扫革命老干部。
1962年时康生和毛泽东都这样说过:“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其实,利用文学进行反党活动的发明权在杂文而不在小说,因为四年前的《再批判》按语已经给杂文定了性。
没有人敢写杂文了,杂文没有了。《文艺报》一蹶不振,“文艺茶座”无限期关张。《人民日报》新乡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60年代初倡导杂文,发表了不少针砭时弊的“长短句”,上所不悦。《三家村札记》和《燕山夜话》吐露真声,遭遇更惨,从此杂文绝收。在永远大好的形势下,作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文学也只好一条腿走路,到八个革命样板戏出来,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革命文艺算是走到尽头。
《再批判》一案的大谋略
《文艺报》策划《文艺报·再批判》的起因到底是什么?据当年在中宣部文艺处工作,经常走动于中宣部和《文艺报》之间的李曙光(笔名黎之)1998年(即粉碎“四人帮”20年、事后整整40年后)在《文坛风云录》中回忆: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扩大会议后期,印发了一份材料:《“三八节有感”、“野百合花”及其他》,其中有《三八节有感》、《野百合花》等“反党”文章,并且将1942年统一出版社编印的“统一丛书”《关于“野百合花”及其他——延安新文字狱真相》作为附录。编者按语中特别提到:“统一出版社是国民党特务机关的一个出版机构,这个小册子得自胡风家中,扉页上写有‘陈守梅’(按即阿垅)的字样。”毛泽东看到材料后,提出重新发表和批判这些文章。
1992年2月,张光年在答李辉问时说:1957年,作协批丁玲、艾青等人。次年一月《文艺报》发表《再批判》。这个专辑是我经手的。周扬找到我、陈笑雨、侯金镜,说毛泽东要发起对丁玲等人的再批判,需要组织批判文章。按语是我写的。送给毛泽东,毛看得细致,只留下“再批判”三个字。这个按语不好写,我措辞谨慎,毛全改了。他批评我们“政治性不足。你们是文学家,文也不足”。
以上回忆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原来,《文艺报》发起“再批判”,正是毛泽东亲自部署的!
周扬、张光年心里没底,不敢贸然下手,毛泽东的目的却非常明确,就是发动再批判,清出一片,彻底打倒。
其实,关于丁玲变节和反党的问题,从1957年6月6日开始,历时三个半月的中国作协党组扩大会议上已经有了结论,毛泽东对丁玲、艾青等人视为仇敌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朗,这点,周扬、张光年心里有数。更何况,在中国作协党组扩大会议已经胜利结束的9月底,毛泽东在接见捷克斯洛伐克访华代表团时,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搞文学的很糟,丁玲这样的人,是一个大作家、党员。现在很好,可以把她赶出去了,赶出去更好办,文学艺术会更发展。”这段谈话,周扬和张光年也是知道的,但是,奉命起草“再批判”的编者按时,战战兢兢,遭到严厉的批评,批评他们“政治性不足”,并亲自改写按语,把调子一下提到吓人的高度:“以革命的姿态写反革命的文章。”“奇文共欣赏”,“他们确能教育人民懂得我们的敌人是如何工作的。” 周扬在1979年10月第四次文代会前夕召开的党员会议上表白说:“我这个人做工作时间长搞文艺工作长,欠的债多,不能因为报告总结一下,我的债就还清了,各有各的债。‘四人帮’也整过我……当然,‘四人帮’整我们和我们过去整人本质是不同的。我们不搞阴谋,不是存心要整人。我们整错了一些人,只能说明我们思想方法上、工作方法上有错误。”
同年,在胡耀邦主持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有人问周扬:“当年你们怎么下得了手?”周扬回答说:抓右派前,我当面请示过主席……
果然,“延安的老账”一翻就灵,《再批判》引爆,一大片作家应声倒下。
文艺的灾难,历史的报复
毛泽东的信中写道:“我在南方,你们来件刚才收到,明天就是付印日期,匆匆送上。”“南方”指的是南宁,毛泽东正在那里石家庄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样主持南宁会议,这封信写于南宁会议期间。南宁会议1月11日至22日召开,主要议题是针对“反冒进”事件的“反反冒进”,周恩来、刘少奇均在会上作了检讨。南宁会议直接导致“大跃进”的开始发动。
毛泽东在紧急“反反冒进”的会议期间,拿丁玲等开刀,给“再批判”加码,把事情闹大,把火烧得更猛更旺,以期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扩大反右斗争的成果,然后,在全国更大的范围内顺流而下发动一场惊天动地的革命——“大跃进”。
大跃进时期,经过全民大饥荒,进入历史的大倒退。
丁玲沦落北大荒12个严寒酷暑,自食其力,依然不领国家的工资。我的一对儿女阎力和阎荷,却进了北小街中国作协幼儿园,在丁玲用她所得的全部斯大林文学奖奖金捐赠的这所幼儿园里度过幸福的童年。
40多年过去,往事如在目前,晚年丁玲不止一回地这样说:“当年看到《文艺报》上编者按语,就知道那不是周扬手下几个笔杆子的文风,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气派,除了毛主席谁有那么大的气派?我的案算是铁定了。我心里明白,主席不点头,周扬那几个人是打我不倒的。”特别是在回忆录《风雪人间》中,丁玲最后捅破了那张窗户纸:“中央领导同志一时听信不真实的小报告,一笔下来点了我的名,我成了大右派,难道他就一点不了解我吗?我过去那样信仰他,真诚地认为只有他了解我,如今不成为对我自己的嘲弄吗?”他赐予她恩惠,又扼住她的咽喉;当年那样慈悲,现下这样威严;他永远代表真理,她只有顺从。丁玲把一切献给党,坏事都是撒旦们干的,自己忍辱负重,甘当苦行僧。
198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40周年,丁玲回延安,陈明照例和她肩并着肩,曹谷溪陪同参观杨家岭。快到中央大礼堂时,展现在眼前的是座谈会结束时的合影。丁玲指了指相隔毛泽东只有三个人的她自己——丰润的两颊,大大的眼睛,很年轻——眼前一亮,然后,指了指照片上中心地位的毛泽东,停顿了一下。丁玲离开延安的第二天,我和陈明不期而遇地,也站在这帧大照片的面前,曹诗人介绍说,丁玲指了指毛主席,稍许停顿,然后轻声沉吟着:“后来——变了!”参观毛泽东故居,看见中央领导同志亲密无间的照片,又指了指,说:“当年是兄弟,后来成君臣。”
(作者为文艺评论家)
(责任编辑黄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毛泽东与《文艺报·再批判》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西安中际中西结合脑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治疗癫痫病较好的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陕西西安中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